一个小女孩的故事(续)

继续没讲完的故事。

梦里,那个小镇上的孩子告诉她,那条溪谷不久就要被淹了。她一再表示还是想去,于是那孩子问她会不会登山?

——当然!
——那你如果来不及回程就上山找牧民吧,他们整个夏天都在那儿。山对面有个yyy镇会给他们送吃的,你到了再问牧民就行。
——他们待在山上干嘛呢?
——数日子,数星星,无聊了就说说本地的故事呗。
——那可太有意思了。

信寄出去了。等回音的日子里她兴奋极了,就像有只小猴子在嗓子眼蹦跶。她把信背给外婆听:
“亲爱的妈妈,我猜你一定不会放弃机会去找溪谷里的动物。我还猜你会想听牧民讲的故事,就算来得及在涨水之前回镇上,也会折上山去找他们。要是我的话就这么干!……请给我讲讲牧民的故事吧!一路平安,爱你的女儿。”
外婆肯定地说,你猜得准没错,你妈妈就是这样的姑娘。
她简直高兴死了,每每想起来就要再去找外婆确认,信背了一遍又一遍,可怜外婆被烦得不轻。

可是,这次的回信一直没有来。等得越久,似乎就越证实了女孩的猜测:妈妈一定上山听牧民讲故事去了,所以没有那么快到yyy镇收信。可是整个夏天都快过去了…她急坏了,又去问外婆,你不是说我猜得准没错吗?外婆想了想,问她:溪谷整个夏天都涨水,那你说送信的人上得了山吗?——原来是这样!——对呀,信可能还没送到yyy镇呢。
秋天渐深,信还没有来。可能妈妈花了很长很长时间写它,谁叫牧民的故事讲了一个夏天呢。
然后下雪了。对了,估计这时候的山路也不好走,信要从山对面的镇子送出来,应该耽搁了吧?

接着,天暖了起来。这下信应该在路上了。雪化了以后,女孩子没事经常在大路口等着。货郎的板车开了进来,那个货郎见女孩又等在路口,远远地向她挥了挥手。

——你的信来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