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“你假扮的那家伙是个秃顶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你乐意剪吗?”
“呃…”
“没关系,他习惯戴帽子。你记住千万别摘帽子就好了。”
“啊…好。”
“阿戴,去洗澡吗。”
“嗯…你们先洗。”
“等什么呢一会儿没热水了。”
“没事我今天没出汗。”
“你确定?”
摸了一把额头,湿了一手,啪啪打脸。
“啊,我去洗把脸。”
“你说他这是怎么了。”
“八成脑袋上又变荒了呗。”
“也是哈,我这个不长心的。”
“其实像他那样干脆剃光不好吗。”
“哈哈哈哈。你给他剃”
“怎么的,以为我不敢。”
“敢吗你”
“熄灯后下铺见。”
“……”
“呃。”
“不是,你说他这算几个意思?治好了还遮遮掩掩的?寻我们开心?”
“……我哪知道。”
“你说我是剃还是不剃啊?”
“你是大爷,你说了算。”
“算了,不乐意了。”
“…”
“哟,早啊。”
“…你们,都看见了?”
“嗨,多大点事至于吗。”
“你还说呢,昨晚上差点动刀子不是。”
“我那不是没下去手么。”
“…你们想怎样。”
“不怎的,你爱咋地咋地呗,多大点事。”
“…”
我觉得我卧的底有点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