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磨坊文札》

还在读我的《磨坊文札》。
新年时四个人相约每天签到,如今没了这鞭策,也就懒散下来。曾经12天写了12页笔记。如今2月有余,不过慢慢爬到24页而已。尽管拖沓,却能老老实实记挂着它,一篇篇品过来。想想还是很值得专门为它布置了一本读书笔记的。


记一记今天睡前读的故事,《金脑人》:
从前有个孩子,长了一个装满黄金的脑子。
父母知道后,保守着秘密,且不许他外出玩耍。
他们告诉孩子:
出去了,只怕别人会来抢你。
孩子十八岁,父母说出真相,并提出要求:
我们既然养育了你,也想要一些金子作为回报。
孩子得知自己拥有庞大财富,十分高兴,
二话没说,取出一块核桃大小的脑仁给了父母。
金脑人过上挥金如土的生活后不久,
只觉脑髓枯竭,身体一日不如一日。
他觉察到危险,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,
开始依靠自己的劳动过一点小日子。
这样的生活并不太顺利。
从前他交下一些狐朋狗友,
他们知道金脑人的去向,有一次趁夜偷走他一大块脑汁。
后来,金脑人恋爱了。
姑娘也爱他,但她更爱美丽的装饰品。
金脑人和她结了婚。
妻子只知道金脑人非常有钱,却不知道他的秘密。
他实在无法拒绝妻子请求那些昂贵的礼物啊!
谁知,窘境未到,他的妻子先去世了。
金脑人为她办了一场无比豪华的葬礼,用尽了最后一片金屑。


金脑自然令人联想到许多可供影射的对象。看到这类故事,我习惯性地试图想想“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什么”,却又意识到这尝试有些滑稽。
主人公有他独特的个人因素,包括他是个典型的弱小肥羊,包括他的家庭教育在价值观和亲密关系上过于失败,包括最终为爱情付出是他个人的选择,不论结果,没有对错之分。
如果因为他一个人的竞争失败,去归纳说“不能一味依赖意外之财”云云,未免刻板粗暴。
但又不甘心就用一句“这是金脑人自己的事”把他打发走。
毕竟读一个故事,并非为了多看一个与己无关的陌生人。
看故事还是希望能有所收获的。或愉悦,或成长。
不同人不同时,感想有所偏颇,那大概隐藏着此时独特的关切和诉求。
想起自己写读书笔记常有凭一己之所想企图归纳醒世名言的倾向,
也曾为一个私人观点不得认同和友人冷战,
恐怕也曾以自己的武断,变向剥夺了自己重读一些故事的权利。
不禁脸红,想对以往认真批注我读书笔记的语文老师,还有不吝时间议论的朋友,说声多谢。


且记另一位朋友对金脑人故事的观后感,看了觉得很喜欢。
此人自称小一萌,年纪轻轻,爱写文章。
“我看到的是:人这一生会经历许多道,每次都以为自己悟道。但却总是进入下一道。但终究会找到一道,深陷其中。为己道而死,或悦己,或黄粱一梦尔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