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米斯塔尔迷路了。
天气太差。他吃力地蹬着单车,对抗旧街区举目皆是的泥塘。几个流浪汉住的窝棚靠着五人高的水泥墙,墙后是直入云霄的金顶大厦,在小巷潮湿的雨雾里投下深深的阴影。
他咬着嘴唇,迟疑片刻,终于打算问个路。
米斯塔尔看不懂这几个流浪汉的眼神,深幽幽明晃晃,再加上眉宇间或颧骨下凌厉的线条,仿佛告诫外来人别乱动,速速离开。
他看准了他们中间稍显明理的那个,此人不太高,已有些年纪,还算完整的旧衣底下露出长期劳动塑造的块状肌肉,耳后架了半截粉笔。
偷偷咽下一口口水。
“我想去邮局,但走错了路。我敢肯定它就在墙对面的大厦旁边,但不知道怎么才能过去?”
“你想到对面去”
那流浪汉上下打量了一下,忽然咧开嘴笑了。
“我都二十多年没去过了。但我敢肯定,你从上面翻过去准能到。”
流浪汉们哄笑起来。
米斯塔尔自觉讨了个没趣,掩饰着心里的鄙夷,转过身去跨上了单车。
身后还是那流浪汉不知几分是嘲讽的声音。
“这些人就是不爱听人好好说话。”
“喂,给你介绍个好人,他会教你翻墙。”
渐行渐远。
“活该出不去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