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       梦见我和一个小孩躲在旧公寓里,大气不敢出地看着远处的地平线上掀起蓝灰色巨浪。它看似缓慢的移动宣告着自己的超重量级,像是一整排来势汹汹的五指山,等不及吞没世界。外面已经炸开了锅,街道召集着所有人都去做人墙抗洪,但我们心中明白那是徒劳,并不想做惊恐的挣扎。日食,天空已经完全暗了,过大的太阳中间被挖开一个伤口,周围是一轮惨红。有人敲门,我紧张地窥探,是爸爸。我问他要不要和我们在一起,他说不,他想去看看。我没有阻止,每个人有他自己希望的见证方式。而在这个时候,耳边响起一阵信风和放肆的笑声,有人划长空而过,飞向巨浪脚下。霎时间巨浪长得更高,成为一柱龙卷,随着旋转的雾气消失不见,稍待几秒,潮湿的剧烈风压扑面而来…我们似乎安全了。我们跑向那个人消失的地方,只见一群里弄干部围着一处高地,高地上站着一个小个子红发女魔导师,两下里激烈地争吵着。
       一件件都是或近或远,白日里曾想过的事,杂乱无章地组合起来,竟变得如此荒诞。
       巨浪:来自一次参观航海博物馆,看到一个没有水的地球模型,凹凸不平如打过的废弹。想象中整个地球巨浪翻滚的轮廓就来自这颗废弹。
       潮汐与日食:来自哆啦A梦大长篇冒险之02宇宙开拓者,冬眠中的外星球景象。
       护着小孩蛰伏的情形:上活动课时跟小朋友做擀面团的游戏,一起扮演面团趴下被充气柱擀过,此时需护着小朋友的脖子。
       关于挣扎的思考:昨夜读到一文,讲病人在ICU受的折磨并阐述笔者针对安乐死决定权的看法。
       藏身的公寓:五层楼旧公房,自己从出生到十二岁一直生活的地方。
       英雄:莉娜因巴斯。
       理性来讲,如果浪头有那么高,比起灭顶之灾,我更担心大气是不是要被这剧烈震动都甩走。
       好啦,早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