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       那个戴高帽子的朋友总是不来。来了,也没有话说。他长得像故事书里的小绿林,但没有一个绿林是那么斯文的。大家都认识他,都喜欢他,因为他总是很温和,而且漂亮。可是,在需要宣泄、求助、大玩一场的时候,没有人会找他,他的注意力似乎放在别处,反正不是别人烦恼和开心的事情上。偶尔,别人和他独处的时候,会有一段尴尬的缄默,似乎空气的振动都比平时更安静了。天呐,他怎么能那么安静呢,搞得我自言自语都显得傻乎乎的。他的高帽子里会不会变出什么东西来呢。这样一个人如果连一点秘密都没有,他该多无聊呀。有一天,露娜很肯定地说她听到他大笑。其他人纷纷问那是一种什么声音,他为什么笑。“哎呀,我也不知道,就像你家的发条兔子突然坏了一样。那时候我太惊讶了,只记得笑声真的很大。”从此以后,从他面前路过的人会偷偷地多看两眼,又生怕他发现,生怕他就在自己面前笑出来。过了一阵子,他离开了这个地方。人家都说他可能遇到什么意外出事了,再也没有听说有这样一个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