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想来有很多事情,当初我做时兴奋不安,做完以为落了个徒劳,多年后发现是南辕北辙,随遇而安,笑说北边倒也不坏。
这般胡思乱想,怪就怪最近太忙了,忙到闲暇来了却怔住了,不知怎么消化,就把散乱的物品和文档归置一下,不免翻翻过去写了些什么。这种事好比给自己找台阶下。过去闹不明白的日子再多,如今一看毕竟都过了。就像国家机密都有个年限,沧海桑田之后,东西作古的作古,事情当成一件逸话,于颜面也好实惠也好,并无大碍。台阶下了,当然就方便朝前多走几步。
想必也有快刀乱麻的人不会在乎这些,自己难堪的事可以当场拆穿,完了就再也不想,分分钟把自己更新换代。若有这样的人,我当侧目。
空间这东西当然是各人有各人的用途。曾被一友人点醒,她说在哪里发什么东西,主要看好友是谁。大意是她在微博里一般做自己,有聊无聊的随便发,朋友们也不吝吐槽。朋友圈则牵扯了生活,不少对你有关却无兴趣的人。若发的不知趣,他人看了会烦,因此要经挑选。自那以后我想,看一个人的空间,大概能得知他在这里的好友多是什么关系。常发琐事的多半有不少同学或亲友,多发资讯的可能加了不少同好,广告的自然是商人了。而像我这样东一榔头西一棒,有时冷眼刻薄不怕冒犯人的,恐怕多数时间只是想对自己说话,好友圈于己利弊也无甚多的牵扯。 因此,说的话题既无主旨,问的问题也不寻答案。本是内心独白戏,何苦受累理还乱。有时候留心的人点赞,或说个只言片语,我看看所着眼的点与己不同,便也想不到如何回复。皆因无可奈何求一吐为快之时,多半自己尚在苦恼,对好友的评论反倒无力上心,想来惭愧。这么一讲就有些好笑。既然这些东西没什么社交意义,写个日记得了,发在空间给谁看呢?
想来原本自己是不写这些东西的。有什么胡思乱想,想想就算了。之所以从某个时刻开始,时不时地写了出来,恐怕也是因为私下里想觅某一位做知音,又不得免除尴尬的要领,便用了这样一种无所指的方式,把独白丢在随意可见的地方。可惜,本都是些无可置评的问题。恐怕看的人,有关的也好无关的也好,不得要领的时候居多。或是礼貌性地表示关切,在我却如隔靴搔痒。或是这话题反倒引出了他自己的内心戏,反过来对我而言是无可置评的东西,只好笑一笑。这种方式本来就很奇怪。以社交工具而言,这些与他人没有丝毫链接的话题太突然了,因而挖不了很深,反过来也形不成倾诉。事情却没那么简单。原本是期待某一个人的发现和互动,不免刻意用心。待到这一场散了,反而本来羞于示人的一些其他片段,也愿意整理整理搁在那里,谁感兴趣便拿去赏,至于人喜不喜懂不懂,养成了不在意的习惯。却不知道算不算得上磨砺了心性。
但我还是觉得,有许多实际上不太适合丢在空间里的东西。私人的一些想法,本该是想与谁探讨,便尽去问谁。像这样随随便便放在那里,不免消耗了自己的期待。或是万一有本可惺惺相惜者,却着实错过,浪费得很。只不过那好些碎片也懒得收拾,且随它去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