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题

米斯塔尔迷路了。 天气太差。他吃力地蹬着单车,对抗旧街区举目皆是的泥塘。几个流浪汉住的窝棚靠着五人高的水泥墙,墙后是直入云霄的金顶大厦,在小巷潮湿的雨雾里投下深深的阴影。 他咬着嘴唇,迟疑片刻,终于打算问个路。 米斯塔尔看不懂这几个流浪汉的眼神,深幽幽明晃晃,再加上眉宇间或颧骨下凌厉的线条,仿佛告诫外来人别乱动,速速离开。 他看准了他们中间稍显明理的那个,此人不太高,已有些年纪,还算完整的旧衣底下露出长期劳动塑造的块状肌肉,耳后架了半截粉笔。 偷偷咽下一口口水。 “我想去邮局,但走错了路。我敢肯定它就在墙对面的大厦旁边,但不知道怎么才能过去?” “你想到对面去” »

读《磨坊文札》

还在读我的《磨坊文札》。 新年时四个人相约每天签到,如今没了这鞭策,也就懒散下来。曾经12天写了12页笔记。如今2月有余,不过慢慢爬到24页而已。尽管拖沓,却能老老实实记挂着它,一篇篇品过来。想想还是很值得专门为它布置了一本读书笔记的。 记一记今天睡前读的故事,《金脑人》: 从前有个孩子,长了一个装满黄金的脑子。 父母知道后,保守着秘密,且不许他外出玩耍。 他们告诉孩子: 出去了,只怕别人会来抢你。 孩子十八岁,父母说出真相,并提出要求: 我们既然养育了你, »

无题 - 玖月加油

       我想我的自我奖赏机制是有点问题的。        第一个事实,如果没有外界给的确认,我很难维持稳定的自我评价。        第二个事实,我对温和的沟通方式有所免疫。举个例子来说,当别人对我说,“其实挺好的,只是xxx可以有所改进哦,这只是我的一个小小建议哦”的时候,我会反复提醒自己,注意那些要改进的部分, »

无题

       梦见我和一个小孩躲在旧公寓里,大气不敢出地看着远处的地平线上掀起蓝灰色巨浪。它看似缓慢的移动宣告着自己的超重量级,像是一整排来势汹汹的五指山,等不及吞没世界。外面已经炸开了锅,街道召集着所有人都去做人墙抗洪,但我们心中明白那是徒劳,并不想做惊恐的挣扎。日食,天空已经完全暗了,过大的太阳中间被挖开一个伤口,周围是一轮惨红。有人敲门,我紧张地窥探,是爸爸。我问他要不要和我们在一起,他说不,他想去看看。我没有阻止,每个人有他自己希望的见证方式。而在这个时候, »

无题

       今天,府里送进来一个大木匣子。不怕难听,就跟棺材板那么大。听说,里面是老爷在南天门下买来的稀奇物,叫做长生果。为这,太太还老大的不高兴,当下就说这玩意不正经,定是那江湖骗子把戏,这才自己带了丫鬟们早早回家,把老爷独个儿抛在后面。        这跟班小伙计的嘴能管得住吗?还不是背地里找我们这些后厨的杂役消化。 这不,管事的今儿一早就吩咐下来,说这果儿得于大旱的日子拿粗盐粒浸着, »

无题

“你假扮的那家伙是个秃顶。” “什么?” “你乐意剪吗?” “呃…” “没关系,他习惯戴帽子。你记住千万别摘帽子就好了。” “啊…好。” “阿戴,去洗澡吗。” “嗯…你们先洗。” “等什么呢一会儿没热水了。” “没事我今天没出汗。” “你确定?” 摸了一把额头,湿了一手,啪啪打脸。 “啊,我去洗把脸。” “你说他这是怎么了。” “八成脑袋上又变荒了呗。” “也是哈,我这个不长心的。” “其实像他那样干脆剃光不好吗。 »

无题

       他醒的时候,白铁皮老爷钟刚敲十二点。宿舍的小方桌硌得鼻子疼。他抬起头,再直了直腰。外面传来呜呜的夜风声,该换班了。        好几次他漫不经心地想,如果一醒来还是在自己家里就好了。六七岁,听着鸡鸣,跳起来去找赶牛的阿伯要奶喝,然后在山上玩到正午,等下面远远传来催回家的铃声,给看山人家送一捧野香草,再顺一块点心吃,再撒了欢地跑回去。   »

无题

       一只猪崽掉到坑里去了。这个土坑时间久了,已经长满青苔和蘑菇。雨露汇聚在坑底的一条小水沟里,旁边发出嫩芽。        猪崽非但没受伤,还觉得这个地方挺不错。如果没有从家里跑出来,每天住在窝里,并不见得比现在开心。这是一只勤快的猪崽。它既来之则安之,一得闲就挺起鼻子拱呀拱的,过了一阵子,吃掉不少花花草草落果落叶,拱出一个漂亮的土窑子来,水池边一面是檐一面是坡,可以自由进出。 »

无题

       那个戴高帽子的朋友总是不来。来了,也没有话说。他长得像故事书里的小绿林,但没有一个绿林是那么斯文的。大家都认识他,都喜欢他,因为他总是很温和,而且漂亮。可是,在需要宣泄、求助、大玩一场的时候,没有人会找他,他的注意力似乎放在别处,反正不是别人烦恼和开心的事情上。偶尔,别人和他独处的时候,会有一段尴尬的缄默,似乎空气的振动都比平时更安静了。天呐,他怎么能那么安静呢, »

无题

       时常会在入睡后,感到神志漂浮在梦境的边缘。念头一直扯到天边,看着两个不同的自己。一个拥有生活的烦恼,我试图抚慰她;另一个还是孩子,她相信宇宙将在时间尽头流入一条壮丽的山谷,谷中卧着一条龙,它的名字叫永恒。这龙看过了万象变迁,比第一个人类睁开眼睛见到的阳光更为古老。它将要活很久很久,直到我记忆中所有和将有的今天与未来,都在它腹中和数不尽的历史重逢,归于安息,而那时的它,恐怕还只是一条幼龙。等它长大些,可以睁开眼睛的时候,就会把看过的一切从头讲起。这会是个漫长的故事,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