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只鹦鹉

一只鹦鹉跑进了小章的厚被窝里。 小章本来还举着手机偷看小说呢,右手手背弹指间摸到一个硬硬的圆润的玩意儿,那是鹦鹉的嘴。太昏暗了,颜色也不太清楚。 他受了惊吓,却也没有失控大叫,不知是不是为了不被发现偷玩手机拼命忍着。这孩子在人前常被说有点迟钝。晚上独处的时候呢,常闷在被窝里,一个人脑补小说里的剧情,压低嗓门给每个角色配音,直到睡着。 他且愣了半晌,憋出一句战争小说里看来的对白,原文发生在一个简易防空洞里:“你怎么在这里?我还以为你没赶上集合呢。” 那鹦鹉也不慌不忙地接话:“我才想问你这句话。不是说将军派你们留守补给线吗?” 小章感觉到鹦鹉的体温,绒毛弄得它有点痒,但暖得舒服极了。 »

一个小女孩的故事(续二)

那个孩子等了大半年的信如下: “亲爱的女儿,久等了。 你是对的,整个夏天我都在山上。天气有些凉,但羊群身上的热量让山风不足为惧。 听牧人讲故事的感觉非常奇特。别说讲故事了,他们几乎都寡言少语,甚至干脆有点不善言辞。 别以为是放牧生活让他们孤单成性。相反,守着一大群啃草吃花的主(还大多是妇孺之流),牧人得和忠狗一起为他们提防山上的老鹰和暗洞,他们的心思是非常细腻的。 可是,牧人不能都聚在一起生活。为了确保草料充足,他们得各带各的牲口,分散到几个不同的草场里。有些独自来的,一连几天见不到第二个人。他们更习惯不同声调的吆喝,而不是与人攀谈。 »

一个小女孩的故事(续)

继续没讲完的故事。 梦里,那个小镇上的孩子告诉她,那条溪谷不久就要被淹了。她一再表示还是想去,于是那孩子问她会不会登山? ——当然! ——那你如果来不及回程就上山找牧民吧,他们整个夏天都在那儿。山对面有个yyy镇会给他们送吃的,你到了再问牧民就行。 ——他们待在山上干嘛呢? ——数日子,数星星,无聊了就说说本地的故事呗。 ——那可太有意思了。 信寄出去了。等回音的日子里她兴奋极了,就像有只小猴子在嗓子眼蹦跶。她把信背给外婆听: “亲爱的妈妈,我猜你一定不会放弃机会去找溪谷里的动物。我还猜你会想听牧民讲的故事,就算来得及在涨水之前回镇上,也会折上山去找他们。要是我的话就这么干! »

一个小女孩的故事

今天讲一个小女孩的故事。 她自己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子,梳着辫子,喜欢听故事,还喜欢穿裙子,看小动物。可是她有一点点特别。首先,她生活在一个没有电脑和电话的年代。其次,她的妈妈是一个旅行家,总是不在她的身边。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,她只当妈妈是个客人。 每次妈妈回家,她都像见到陌生人一样,躲在外婆的身后。可是,在她五岁生日那天,妈妈回到家住了整整一年,为她讲了好多远方的故事,从雪山上的看守小屋到国王的宫殿,从热闹的香料集市到冷冰冰的监狱岛… 有时讲着讲着,她会突然拿出一枚硬币或者别的什么。 “这就是那个人留下来的, »

迷途马

迷途马 色白无毛,圆蹄大耳,面奇丑而行如风,识人不识途。御者或纵马使归,少寐,竟至他乡。 此怪形同猫鼬,好访人宅。逢人必翩翩起舞,少则罢,问尾长乎?容姿美乎?遇美之者,状喜而去;遇怪之者,呜咽不前,遣之乃归,或经日而返,复舞及问,美之方休。东山一士遭此怪,观其舞遂颔首美之,无待问。怪大喜, »

无题

想来有很多事情,当初我做时兴奋不安,做完以为落了个徒劳,多年后发现是南辕北辙,随遇而安,笑说北边倒也不坏。 这般胡思乱想,怪就怪最近太忙了,忙到闲暇来了却怔住了,不知怎么消化,就把散乱的物品和文档归置一下,不免翻翻过去写了些什么。这种事好比给自己找台阶下。过去闹不明白的日子再多,如今一看毕竟都过了。就像国家机密都有个年限,沧海桑田之后,东西作古的作古,事情当成一件逸话,于颜面也好实惠也好,并无大碍。台阶下了,当然就方便朝前多走几步。 想必也有快刀乱麻的人不会在乎这些,自己难堪的事可以当场拆穿,完了就再也不想, »

白日梦中梦

早夏午后,玻璃窗外面关着白晃晃的阳光。 趴在床上,手机的英语软件时不时响起系统音,提醒我可以跟读了。 我喜欢闭眼做这种跟读,睡意也就有机可乘。 尤其是中间还夹杂着填空题的时候,每次挣扎着抬起眼皮看题,都好像把剩下的力气又用掉了八九分。 终于也不知是哪一题的时候,心里仿佛有一张骨牌滴溜溜倒了下来,意识就不知跑到哪里去了。 一、半人马的视野 乘着半人马。滑翔和跳跃的时候,可以看到脚下的密林。 浓绿的树影里嵌着星星点点的小湖泊,光滟滟的孔雀蓝。 它扬起蹄子蹦下去,想溅起一朵水花。谁知湖面竟像个蹦床,反而把它弹向空中。 说蹦床也并不恰当,因为它并非完全的固体。 »

我的宝藏

来讲个睡前故事吧! 那个有小山丘和深绿色树林的公园里,有我的秘密基地。 没人知道,这里藏着一个孩子的全部财产。 曾经,两男两女来到这里。 他们倚着那棵最大的树野餐,玩了一个钟头的纸牌。 就在他们头顶不远处,那个又窄又深的老树洞里藏着一个古董怀表。 它已经有点走不动了,在下午两点钟的时候好不容易挤出一声打鸣,很快被春风吞了个精光。 红发女孩的野餐布下,有一块草皮是假的。 去年冬天,我在那里种了一颗橡实,但一只饥肠辘辘的松鼠吃掉了它,留下一颗硬邦邦不知名的种子作为回报。 如果你把手伸进突出地面的树根底下,会在其中一个地方发现我的锈铁皮匣子。 里面有一张写坏了的麦秆纸经书、一个假的水晶石戒指、一个木鞋楦,还有两支笔尖开叉的钢笔。 »

蒙田式悲剧

        “埃斯库罗斯徒然站在空旷地 ,以避免那预言他要死于危檐之下的恐吓 ,看他竟因此被那从飞在空中的鹰爪掉下来的龟壳殛毙 !”         《蒙田试笔》         蒙田援引这位古希腊悲剧诗人的经历,令我不禁联想到他们笔下的众多神祗和英雄,例如埃阿斯,俄底浦斯,赫拉克勒斯或阿伽门农,他们千方百计欲逃离命中注定的罹难而不得。         »